Facebook 不要「脸」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能实现吗?

明年计划投资 1000 亿美元,Facebook 正在搏命式转型元宇宙。

2010 年大卫·芬奇的一部《社交网络》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宣告了彼时 Facebook 的辉煌。

这个 2004 年由天才少年马克·扎克伯格创立的社交网站,仅仅用了 6 年时间就聚集了超 4 亿用户,打造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成为互联网界的一大奇迹。

2012 年,Facebook 更是创造了硅谷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 IPO,扎克伯格本人也被舆论赋以「盖茨第二」的美誉。

时至今日,Facebook 已经 17 岁零 8 个月,正站在成年的关口,坐拥 29.1 亿月活用户,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第一大社交网络平台。

但今年来它却屡屡负面缠身,深陷泥潭,这个曾经的业界标杆似乎已经碰到了成长的天花板。

一边是遭遇道德和监管困境,因为侵犯隐私及旗下 Instagram 对青少年的不良影响等问题,Facebook 被前员工举报,遭到媒体及网友的口诛笔伐,扎克伯格本人也被监管部门起诉;

另一边是增长正在失速的年轻用户数据及收入。

在这种情势之下,扎克伯格找到了「元宇宙」这个新风口,并已经押注了全部身家。

美西时间 10 月 28 日成为扎克伯格和所有关注者们的重要一天,早上 10 点他要出现在 Facebook 的硅谷总部,召开一年一度的 Connect 大会。

这本是 Facebook 旗下 Oculus 平台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但今年非同以往。因为此前媒体消息就已经传出:「Facebook 要更名了」、「扎克伯格要 all in 元宇宙了」。

没有让吃瓜群众失望,扎克伯格在这场会议中,细致、完整地阐释了 Facebook 对元宇宙的认识、元宇宙的战略规划以及目前在元宇宙领域上所取得的各项进展。

一个新名字 Meta 和一个与「无穷」符号相似的新 LOGO 就此诞生,也象征着属于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新纪元的开幕。

我相信,元宇宙将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重要篇章。

改变是如此彻底,扎克伯格宣布 2022 年将在元宇宙上投入 1000 亿美元,连 Facebook 这个奇迹的标志性名字都要被抛弃。

公司的股票代码也将从 12 月 1 日起从「FB」更改为「MVRS」。为了表明转型决心,Facebook 把树立在总部门口大名鼎鼎的「点赞」标牌也换成了元宇宙新 Logo。

是「第二曲线」或是「救命稻草」,这一记押宝能再造一个 Facebook 式的奇迹吗?

「元宇宙梦」筹划已久

Facebook 向元宇宙的转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今年 6 月底,,希望在未来用 5 年左右的时间,将 Facebook 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随后在 8 月,Facebook 启动了 Horizon Workrooms 的公开测试,这是一款应用程序,可让佩戴 Oculus Quest 2 虚拟现实耳机的人以虚拟身份进入虚拟办公室,并参加会议。这一应用程序可谓元宇宙的初步形态之一。

上月,在被多家媒体曝出 Facebook 存在「企业文化和产品生态系统的重大问题」后,公司首席技术官 Mike Schroepfer。接替他这一关键岗位的是现任硬件部门负责人、正带领 Facebook 组建元宇宙团队的 Andrew Bosworth。当时就有分析认为,这样的首席技术官换帅代表,硬件以及虚拟现实相关的业务优先级正成为 Facebook 未来规划的一大焦点。

10 月 18 日,,作为其「元宇宙」计划的一部分。

当我们开始让元宇宙进入我们的生活中时,对高度专业化工程师的需求是 Facebook 最紧迫的事项之一。

我们期待与欧盟各国政府合作,寻找合适的人才和合适的市场来推进这项工作,作为即将展开的招聘活动的一部分。

,关于 Facebook 计划更名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媒体消息表示,Facebook 计划通过更名反映对构建元宇宙的关注,进一步强化元宇宙布局。更名后,Facebook 可能会成为母公司旗下的众多产品之一,而母公司负责管理 Instagram、WhatsApp、Oculus 等所有产品。

在今天的演讲中,一切早先的猜测与消息都得到了验证,扎克伯格确实 All in 了。

对于这个新名字的由来,扎克伯格则表示它来自希腊语,意思为「超越」。

对我来说,它象征着总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建造,总有一个故事的下一个篇章。我们的故事开始于一间宿舍,超越了我们的任何想象;成为一系列应用程序,人们用这些应用程序彼此联系,寻找自己的声音,并创建企业、社区和运动,改变了世界。

其实这个名字也由来已久,在今天 Facebook 正式更换域名之前,登陆「Meta.com」会自动跳转至「Meta.org」网站,而后者则是隶属于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运营的慈善组织「陈-扎克伯格倡议」。早在 2017 年,该慈善机构就收购了主要从事搜索科学论文的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公司「Meta」。这表明,扎克伯格早已为自己的「元宇宙」公司有所打算了。

所以,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打算如何改变世界呢?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世界

「元宇宙」最早起源于一部叫做《雪崩》的科幻小说,这在科技界已经众所周知,有时人们也会用《头号玩家》中的「绿洲」来类比。

JPM 的研究则指出元宇宙的两大核心特点:

  • 连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

  • 允许人们在其中进行社会和经济活动。

在扎克伯格的愿景里,元宇宙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元宇宙将是一个你可以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的世界。你可以拥有无数个显示器,这些显示器的大小也可以随意设置,你可以同步你所喜欢的设置,就和你现实生活中的家一样,但你可以把元宇宙的家带向任何地方。

这是扎克伯格为公司未来十年所下的重大赌注,也是拓展世界边界的方式。

要完整描绘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世界,我们可以从今天大会扎克伯格的展示及阐述、以及他撰写的公开信梳理出线索。

1、基本理念:定义一种存在感

如果说 Facebook 建造的时代还是属于网站+文字的组合,那么下一代计算平台专注的将是体验。

对扎克伯格来说,元宇宙的定义最重要的一点是——存在感,也就是真实感受与另一个人在一起或者在一个别的地方。

任何事情包括与朋友和家人聚会、工作、学习、玩耍、购物或者创造等一系列并不适合目前在网页端或移动端完成的体验,都可以在元宇宙中获得实现。

2、基础硬件:Project Cambria 和 Project Nazare

元宇宙世界的繁荣,首先需要一个入口。《西部世界》的玩家也需要到工作台先换好衣服随后乘坐一趟小火车前往那片陌生又重复的疆域。

但对扎克伯格来说,这个入口暂时还不需要如此复杂。但 VR 和 AR 设备仍旧是不可或缺的。

在今天的大会上,扎克伯格首先宣布了一款全新的名为 Project Cambria 的高端虚拟和增强现实耳机。它体型纤薄,但使用更加智能的传感器,能够使虚拟分身在元宇宙的世界中与其他玩家实现眼神交流,提供更真实的虚拟体验。这个设备的预计亮相时间将为 2022 年。

此外,首款 AR 智能眼镜也同时发布,代号为 Project Nazare。它的目标是实现科幻电影里的场景——社交软件直接悬浮在你眼前,你甚至可以用它邀请你的朋友加入游戏。不过相比于 Project Cambria,目前 Project Nazare 距离发售标准还比较遥远。

3、涉及领域:社交、工作(学习)、游戏

在软件上,本次扎克伯格宣布了 VR 新功能——Horizon Home,同时在原先的设备 Quest 更新了 Messenger 功能,此外,扎克伯格还宣布将在 Horizon Workrooms 中集成更多可用于多任务处理的 2D 应用程序,包括 Slack 、Dropbox、Mural、Pluto TV 等。

(1)社交

Horizon Home 拓展的是社交边界。使用这个功能,你可以将你和朋友的聚会空间自定义设计成你喜欢的样子,并自由选择自己的形象——捏一个新的你出来。

Messenger 则可以实现虚拟现实中的呼叫功能,你可以在 Horizon 中直接拨打 Messenger 电话给朋友,并在虚拟世界中与在现实世界的他们对话。

(2)工作(学习)

扎克伯格今天宣布将在 Horizon Workrooms 中集成超过 20 个可用于多任务处理的 2D 应用程序,包括 Slack 、Dropbox、Mural、Pluto TV 等。其中一些 Oculus 应用将模糊 VR 和 2D 应用之间的界限,例如,Horizon Workrooms 将在不久后支持 Zoom 的通话。

Quest for Business 工作功能能够为企业提供账户管理、IDP 和 SSO 集成、移动设备管理等功能;而个人也在 Horizon Home 中拥有办公空间,Workrooms 中的集成功能也可以在这里使用。

此外,为了鼓励开发者和内容创作者的学习,扎克伯格设立了一个 1.5 亿美元的专项基金作为支持。

(3)游戏

虽然关于游戏的硬件更新并不多,但这显然是最能被普通消费者理解和接受的应用场景,也是被公认的最可能实现盈利的场景之一。

此前,在 Quest 上,诸如 Beat Saber、Population 这样的 VR 游戏已经获得了初步成功。上个月,Facebook 刚刚上线了《生化危机 4》,今天扎克伯格又宣布著名大 IP《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也即将第一次以 VR 形式在 Oculus Quest 2 上推出。

未来,元宇宙世界中的游戏将在沉浸式游戏场景之外,更多地嵌入到个人日常生活中。例如带有健身功能的游戏,如通过 AR 与朋友击剑、打篮球。

关于更多的游戏新体验,2022 年 Oculus 会举办一场专门的游戏展示大会。

4、覆盖人群:普通人、开发者、商业机构

在扎克伯格的目标中,元宇宙将覆盖比社交网络更为广泛的人群,包括普通人、开发者和创作者以及商业机构。

包括为普通人提供更为丰富的工作、游戏、社交、学习、娱乐体验;为开发人员构建基于虚拟现实或混合显示的开发工具包、为创作者提供 VR 背景的职业培训和认证路径;为企业提供更为方便的管理和运营工具。

5、商业模式:多样化

虽然在公开信中,扎克伯格表示:

「我们建立服务不是为了赚钱;我们赚钱是为了建立更好的服务。」

  • 我们计划以成本价或补贴价格出售我们的设备,让更多人可以使用。

  • 我们将继续支持个人电脑的侧面安装和流式传输,让人们有选择,而不是强迫他们使用 Quest Store 来寻找应用或接触客户。

  • 我们的目标是在尽可能多的情况下提供低费用的开发者和创作者服务,这样我们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整体创意经济。

但如何利用 Meta 来赚钱显然是投资者更为关心的问题。

在扎克伯格描述的应用场景和低成本商业中,一些商业模式的雏形也已经跃然纸上。

例如:销售硬件设备、收费的开发者和创作者服务、埋在社交和工作场景中的广告等;游戏及道具购买更是显然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

在今天的大会上,Facebook 给出了一个店铺运营的案例:一个香薰店铺出现在元宇宙世界中,做一个虚拟场景,但将需要售卖的产品嵌入其中。

长期目标则更加宏伟,在公开信中,扎克伯格表示:

我们的目标是接触到 10 亿人和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

危机四伏的 Facebook

如此搏命式的转型,背后似乎不只是元宇宙这个概念本身的吸引力,更有 Facebook 今年以来面临的种种危机。

10 月初,Facebook 及旗下两大社交媒体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网站和 App 集体宕机,也是 2008 年以后最严重的一次。

此外,Facebook 还深陷信任危机,前员工复印了多份公司内部文件和备忘录。随后将这些资料交给《华尔街日报》,事件不断发酵,扎克伯格本人被叫到国会听证。

而在各项指标上,Facebook 正面临失去年轻人、业绩增长失速的困境。

1、舆论危机与监管风险

,10 月 Facebook 前员工充当「吹哨人」在参议院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听证,斥责公司利益为上而不顾公众安全、福祉与青少年心理健康。

媒体发现,该公司在美国以外的市场缺乏内容审查员,用户评论中出现大量反新冠疫苗的错误信息,旗下的图片类社交媒体 Instagram 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存在负面影响、但公司却视而不见等。

而市场的观察人士认为,前员工的重磅爆料,特别是涉及到儿童和青少年网络环境安全和隐私保护等热点议题,将加快美国国会两党立法者联手从严监管科技巨头、加强执法行动的步伐。

当地时间 10 月 20 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总检察长拉辛正式起诉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称其需要在 2018 年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中承担个人责任。

同一天,大西洋彼岸的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MA)宣布,由于 Facebook 未能提供所需的更新信息,该机构将对 Facebook 处以近 700 万美元的罚款。

2、正在失去年轻人

此前,,Facebook 公司内部的一组研究人员在今年 3 月编写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包括一系列的图表和数据,强调了一个正在加速的令人担忧的趋势:Facebook 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越来越不受欢迎。

数据表明,美国青少年今年在 Facebook 上花费的时间同比下降了 16%,美国年轻人花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同比也减少了 5%。

与此同时,新注册的青少年人数在下降,年轻人加入 Facebook 的平均年龄也要比过去大。

3、黯然失色的三季报

暗淡的三季报可能是最后的致命一击。

北京时间 10 月 26 日凌晨,Facebook 发布了三季度财报。虽然市场预期已经打到很低,但业绩仍然低于预期。

  • 三季度总收入同比增 35% 达 290 亿美元,低于彭博一致预期的 295 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 282.8 亿美元,同比增长 33%,逊于分析师预期的 289.9 亿美元。
  • 实现 GAAP 下经营利润 104 亿美元,低于华尔街预期的 111 亿。
  • 三季度 GAAP 每股收益 3.22 美元,比市场预期的 3.17 美元略高。
  • 在关键用户指标上,Facebook 的三季度日活用户为 19.3 亿,持平或略高于预期,同比增 6%,但更被关注的月活用户为 29.1 亿,低于分析师预期的 29.3 亿,去年同期近 27 亿。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为 10 美元,同样低于市场预期的 10.15 美元。

而对四季度的预测则更令人担忧。,投资者和分析师还关心苹果操作系统的隐私变更如何打击 Facebook 的数字广告收入,毕竟上周财报称受到负面影响的社交媒体 。RBC Capital Markets 分析师 Brad Erickson 警告,明年的在线广告市场才是值得「持续担忧的东西」,同时,广告商支出放缓可能导致 Facebook 收入在今年下半年下降 22%。

元宇宙是救命稻草?明年投入 1000 亿美元

公众形象似乎已经从神坛跌落,此时选择更名、更换赛道重新出发,似乎是必然之举,当然也能看出扎克伯格的迫切。

未来在财报中,新的 Meta 也会将业务分拆成两部分:分别是核心的广告业务部门和 AR/VR 研发部门 Facebook Reality Labs (FRL)的财务数据。

一方面,这意味着对新形象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未来在元宇宙的投入巨大,扎克伯格不希望后者影响其传统业务的表观利润。

但这一切也意味着,本来已经接近 18 岁成年的 Facebook,如今几乎要重新清零,再次进入创业周期。

单是今年 FRL 就可能会导致 Facebook 运营利润减少 100 亿美元。而且预计未来几年每年都会投入更多的资金。由于要加大人员和基础设备投资,明年 Facebook 的总支出将增长 270 亿美元,达到 970 亿美元。

从改名和重新整合这两个动作来看,有人说和当初的谷歌很像。2015 年,谷歌的位联合创始人创建了一个控股母公司 Alphabet,将谷歌与 YouTube 单独列为一个子公司,而无人车、机器人、智能家居等诸多新兴业务列为其他子公司。

而谷歌重组的主要目的也是不想无人车、机器人、生命科学、光纤网络等众多需要高额投入,暂时又没有盈利前景的新兴业务拖累了谷歌和 YouTube 等日进斗金的现金牛业务财报。

但从更换赛道的思路上来看,或许和当初腾讯转做微信更为相似。

微信作为一个独立平台从头开始之时,正是互联网从 PC 端转向移动端的关键节点,借助这一机会,腾讯在某种程度上实现重生。

而在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也提及:

我们已经从桌面经过网络走到手机,从文本经过照片到视频,但这还不是终点。

下一个平台将更具沉浸式——一个你置身其中,而不仅仅是看着它的互联网体验。我们称之为元宇宙,它将触及我们开发的每一款产品。

现在是不是那个关键节点?而元宇宙又是不是那个关键性的拯救风口呢?

市场似乎也很纠结,28 日美股开盘 Facebook 股价先是盘前上涨,随后下跌,接近收盘时重又大涨,但随即的盘后成交价再次回落,最终收涨 0.21%。

尾声

元宇宙正在变得越来越真,扎克伯格所展现的决心也愈发坚定。

但在走向元宇宙的路上,还有多少座大山要跨越,也许现在没有人可以预料。

愿景中那个新的虚拟帝国能否帮助扎克伯格重塑「世界第一」的神话?

但愿未来一切会如扎克伯格所说:

我们需要一起努力,从一开始,把这个未来最好的版本带到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