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瞥视表情包 NFT 售出近 6 万美元,真人表情包为何有价值?

不是所有人的表情包都会成为有价值的 NFT,那些在互联网上经过病毒式传播的真人表情才具备价值可能性。

2017 年,「Side-eye」(斜眼瞥视)作为一个来源于表情包的词语被收录在英语词典里,你一定在社交网络上见过各种斜眼瞥视的表情,当这个表情出现在你的手机屏幕上时,瞥视的眼神往往透露出鄙视、轻蔑或者怀疑之意。

9 月 25 日,互联网上最著名的斜眼瞥视表情包之一「Side-eye Chloe」以 NFT 非同质化代币的形式被拍卖,迪拜一家音乐制作公司以 20 ETH 的价格拍下了该表情包,拍价时值 59000 美元。

「Side-eye Chloe」(瞥视的克洛伊)的原始出处是上传到 Youtube 的一段视频,拍摄人是一位母亲,这个斜眼瞥视表情的主人是她的女儿。2013 年的某一天,当这位母亲将「今天不去学校而是去迪士尼乐园」的消息告诉两个女儿时,大女儿激动得哭了出来,小女儿 Chloe 则淡定地一瞥。

这一瞥被观看视频的网友们捕捉到,截出的表情在网络上病毒式地传播,逐渐被命名为「Side-eye Chloe」表情包。当这个表情包遇到 2021 年的 NFT 热潮时,8 年来在网络上传播的价值变现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经过 NFT 变现的真人表情包。今年 4 月,命名为「灾难女孩」的表情包 NFT 拍卖出 180 ETH 的价格,时值超 495000 美元。

对于加密艺术收藏家来说,真人表情包是一个独特的收藏门类,背后有网红效应支撑,尽管它的价值存在争议,但 NFT 的出现的确给网红们及其作品提供了另一种更为直接的确权和变现途径。

「瞥视的克洛伊」表情包以 20 ETH 售出

2013 年的一个流行表情包以 NFT 的形式卖出了 20 ETH 的价格,时值 59000 美元。

8 年前,2 岁的克洛伊·克莱姆和姐姐莉莉坐在妈妈的车上,当妈妈告诉孩子们今天不去学校而是要去迪士尼乐园时,莉莉激动的哭了出来,坐在一旁的克洛伊脸上却无动于衷。这位妈妈拍摄了姐妹俩的反应,视频中,克洛伊淡定地看着情绪失控的姐姐,对着镜头斜眼一瞥。

2013 年「瞥视克洛伊」表情走红

这一瞥后来成了家喻户晓的表情「瞥视的克洛伊」,经由 Youtube 视频网站在网上广泛传播,迄今为止的播放量超过 2000 万次,克洛伊的斜眼瞥视引得网友争相模仿,这个表情还曾出现在 T 恤和保险杠贴纸上。

如今,克莱姆一家从小女儿的表情包中获得了财务回报。9 月 25 日,NFT 创意经济平台 Foundation 的官推显示,「瞥视的克洛伊」的 NFT 表情包以 20 ETH 的竞拍价成交,时值 59000 美元,收购该表情包的是迪拜的音乐制作公司 3F Music。

克洛伊的母亲凯蒂·克莱姆没有想到,她女儿的一段录像会带来一笔意想不到的财富。如今,克洛伊现在 10 岁了,凯蒂利用平台提供的 NFT 铸造工具将小女儿的表情记录在了以太坊区块链上,一家人在姐姐莉莉 16 岁生日那天将表情包卖了出去,「这是我们家做的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凯蒂表示,这笔钱将作为两个女儿的大学基金。

多个真人表情包经 NFT 变现

「瞥视的克洛伊」并不是售价最高的真人表情 NFT。

今年 4 月 4 日和 17 日,同样是在 Foundation 平台上,「灾难女孩」(Disaster Girl)和「过度依恋的女友」(Overly Attached Girlfriend)两个图片表情先后被拍出 200 ETH 和 180 ETH 的价格,根据 ETH 不同的日汇率,两个表情分别价值 41.1 万美元和 50 万美元。

这两个表情同样都被 3F Music 收购,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已经收购了诸多类型的 NFT,包括加密艺术品、纽约时报的 NFT 专栏文章等等,但该公司一直没有就收购 NFT 的目的进行过公开的表态,加密圈将之定义为 NFT 的收藏家角色。

火灾镜头前邪魅一笑成就「灾难女孩」表情包

和「瞥视的克洛伊」一样,「灾难女孩」和「过度依恋的女友」都是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表情图片,前者走红于 2005 年,一副虚化背景为火灾现场的图片中,小女孩 Zoë Roth 对着镜头邪魅一笑,这个表情被网友解读出恐惧之意,小女孩的笑容也经常被 PS 进灾难现场。而事实上,这只是摄影师父亲在女儿围观一场可控火灾时的无意抓拍。

「过度依恋的女友」的主人公是歌手贾斯汀·比伯的粉丝莱娜·莫里斯,2012 年,她拿偶像当时的最新单曲《男朋友》进行模仿视频,瞪大眼睛、凝视镜头的笑容被网友截取,刻画了一个咄咄逼人的粘人女友形象。9 年后,莱娜将她这个已经风靡网络多年的表情铸造成 NFT 代币,并放在 Foundation 平台上拍卖,为她带来了 50 万美元的财务回报。

模仿偶像的表情走红 9 年后变身 NFT 卖出高价

人们大概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了——不是所有人的表情包都会成为有价值的 NFT,那些在互联网上经过病毒式传播的真人表情才具备价值可能性。

你或许理解不了它的价值,但带入网红经济或许就能 Get 到其中的经济模式。表情如同网络红人的作品一样,它依靠粉丝或者受众的接受度凝聚价值,表情包的传播如同网络红人视频的获赞度一般,积累到一定程度便存在变现的可能。

当然,相比凝聚了创作过程的摄影图片、绘画或视频作品而言,表情产出的硬成本实在不高,这也是表情包 NFT 被拍出高价而饱受争议之处。

但也有 NFT 爱好者向蜂巢财经表示,一个表情的风靡代表着受众的共情,共情才会产生传播,而能让大家共情并大范围传播的表情往往发生在某个真实的瞬间,捕捉常常也是无意为之,这种不刻意的留存带来的大众共鸣反而是表情包 NFT 的珍贵之处,「而对于表情的做出者来说,这也算的上是一种创作,而且还是原创,病毒式的复制传播带来了网络效应,有人甚至从他们的表情中谋取了商业价值,但创造表情的人却无法从中得到什么。」

时装模特艾莉·森哈佛是恐怖表情「令人毛骨悚然的 Chan」(Creepy Chan)的创作者,她因经常化妆成毛骨悚然的恐怖女孩并拍摄这类表情而走红,她将这些表情也制作成了 NFT 系列,「恐怖表情撇开钱不谈,铸造 Creepy Chan NFTs 让我可以鉴定和主张我的形象。多年来,它们一直在互联网上传播,而我从来没有被告知它们是如何被使用的。我觉得我今天要夺回我的权力……这对我意义重大。」

对于创作者来说,NFT 提供了作品确权的方式,一些 NFT 拍卖平台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后,将作品后续的交易收益分成给作者。传统网红经济的商业模式依然是流量带来的广告变现,NFT 直指原创作品本身,当前的市场狂潮下,带有流量优势的作品并不缺乏买家,这是当下的市场红利,也是市场仍不成熟的表现。